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最后一个死亡骑士_ 第二十章:阿鲁高的末日(1)-笔趣阁

时间:2020-12-29 10:4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轻声悲伤小说最后一个死亡骑士 第二十章:阿鲁高的末日(1)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来自神灵的威压轰然扫过整个银松森林的时候,于斌正带着雷光他们朝着影牙城堡北面十三公里外的一处村庄废墟前进。



    在狼人之灾爆发之前,这里还是一个被称为奥森农场的人类村庄,有超过三百户农夫在这里开垦和耕种,属于银松森林最大的几个人类村庄之一。每年能够向南海镇提供不少的银松森林特产,最有名的就是银松森林独有的松子酒和松茸。



    据说,每年来到银松森林的商人,至少一半以上会选择经过这里,顺路收购一些农夫手中的特产。



    如果时间就这么平稳的流淌下去,要不了多少年,奥森农场就会成长为奥森村,甚至奥森镇,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类定居在这里,将附近的森林变成他们的农田和狩猎场,一步步的实现掌控银松森林的梦想。



    可惜的是,几个月前爆发的狼人之灾,彻底的毁灭了这一切,生活在这里的人类几乎都丧生在了狂暴的狼人手中,房屋被火焰吞噬,农田被杂草覆盖,水井被血液染红。



    随着狼人的数量越来越多,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广,再也没有任何商队胆敢来到这里,曾经作为贵族们举办宴会时必备的松子酒和上等松茸,也变成了传说中的东西,再也没办法出现在餐桌上。



    血神哈卡那独特的气息让一行人毫无悬念的陷入了幻境之中,好在因为他们都是亡灵,天生对魅惑和幻象之类的负面效果有不小的抗性,因此最终有惊无险的清醒了过来。



    “我去,刚才那是什么?我差点以为自己发疯了!”作为队伍里最活跃的一个,雷光在清醒之后就第一个跳出来抱怨,“无边无际的血海,而且还粘稠的要命!”



    于斌没有说话,只是放慢了脚步,刚才的那股恐怖气息以及随之而来的幻象让他确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克尔苏加德和莱斯?霜语这两个老不死的巫妖真的在打血神哈卡的主意。



    当然,他对此早就有了一些心理准备,自从听到克尔苏加德说要把暗影神职从蜘蛛女神罗丝手里夺过来之后,他就隐隐约约猜到这两个巫妖肯定会找机会先测试一下自己的手段。神灵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尤其是拥有神格和神职的正牌神灵。



    而现在,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了于斌的猜测正在成为现实。血神哈卡的气息出现在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就意味着发生在银松森林里的这一切互相之间都有着某种特别的联系。



    现在,只差最后一块拼图,这副让人感觉扑朔迷离的图案就会彻底完成!



    而他现在就是为了搜集这最后一块拼图,才来到这个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农场!



    “你确定阿鲁高会往这边跑?”雷光毫无风度的趴在地上,像一条死狗一样,一动不动。



    “不确定!”于斌回答。



    “那你还让我们挖那么多坑?你觉得一个英雄级的狼人会掉进那种坑里?”雷光被于斌的回答差点气得跳起来,要不是这家伙说这里是最好的埋伏地点,打死他也不可能和艾兰他们一起,像找地方埋骨头的狗一样,把大片大片荒芜的田地挖出一个个三米深的大坑,然后累死累活的还得在上面做伪装,免得被人发现。



    “如果你是阿鲁高,会往哪儿跑?”于斌反问了一句。



    “呃,东面肯定是不能走的,那些人类的大部队就把守在那里,往那儿跑就是找死。往南是格雷迈恩之墙,往西则是海岸线,看上去的确只有往北跑!”银松森林的地图,早就被于斌他们给记忆得清清楚楚了,对于阿鲁高的选择,就算以雷光的脑子,也不难推测,“可就算那个老混蛋往北跑,也不一定会经过这里吧?这里除了大片的荒地,什么遮掩都没有,除非阿鲁高傻了,否则绝对不可能跑到这种地方来,换了我,肯定是哪边林子密,就往哪边跑啊!”



    “你说的没错,而且以阿鲁高的多疑,恐怕一开始就没想往北逃走,因为提瑞斯法林地相比银松森林来说,安全不了多少。”于斌坐在地上,靠着一截因为火焰而翻坠下来的木梁上,“他最好的机会,就是那些南海海盗,只要能逃到南海上,要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找到另一个安全的巢穴。”



    “既然你知道,还带着我们来这里,肯定有什么原因吧?”雷光绝不相信于斌带着他们来这里埋伏是来碰运气的。



    “我刚才说的,只是最理想的方式,可惜的是,无论是提贝斯特还是其他几个势力,都不会这么轻易的让阿鲁高逃到南海上去。”于斌继续说道,“阿鲁高在银松森林,头疼的是提贝斯特,而要是阿鲁高跑到阿拉希高地去,那头疼的就是那些落锤镇的兽人了。”



    “你还是没说为什么会是这里。”



    “海岸线走不通,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又不能去,提瑞斯法林地看似安全,其实是一条死路,这种情况下,你觉得阿鲁高会怎么做?”



    “我哪儿知道,我又不长一个狗脑袋!”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于斌笑了笑,继续靠在木梁上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儿,只剩半扇的木质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艾兰和凯尔迪拉走了进来:“按照你的要求,几个地方都放置了魔法陷阱。”



    “恩!”于斌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艾兰和凯尔迪拉对视一眼,无奈的耸耸肩,也坐下休息。



    这种平静的气氛一直持续了有一个多小时,才被一声巨大的轰隆声打破。



    仿佛是触发了什么开关,原本一直闭目养神的于斌一个挺腰,从地上站起来之后,用最快的速度跳上废屋内残存的几根木梁,透过破烂的房屋外墙,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艾兰几人也是一样,各自找了一个地方,想知道刚才到底是什么声音。



    “那是,阿鲁高?”过了一会儿,凯尔迪拉怀疑的问了一句。



    “没错!我们该走了!”刚才的轰隆巨响正是狼人阿鲁高发出来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阿鲁高竟然真的跑到了这片废弃的农场,而且很倒霉的掉进了一个被陈涛他们挖出来的大坑,可惜的是,对于阿鲁高那狼人化之后显得非常高大的身形,于斌他们挖出来的大坑也只能让阿鲁高稍稍驻足,对于足有三米多高的阿鲁高来说,这种大坑只能算是一点小麻烦,几次挥爪之后,大坑就被破坏得干干净净,让阿鲁高能轻松的从中逃脱。



    “啧啧,这家伙运气真差,哈,又掉进去一个!走?为什么要走?不是在这里埋伏吗?”雷光像看戏一样,看着阿鲁高霉运当头的从一个坑里面出来,又掉进另一个坑里,还以为于斌会带着他们出去捡人头,没想到于斌却让他们走。



    “这里是我送给提贝斯特的礼物,作为一个临时的战场来说,我可不想被他们的余波给干掉!”于斌一边说着,一边迅速从废屋的另一边跑了出去,召唤出魔骨龙骏,头也不回的俩开了这里。



    “太阳的!”被于斌这么一提醒,其他几人哪里还想不到其中的关窍,纷纷跟在于斌后面,召唤出坐骑之后,飞也似得逃离这片危险地带。



    靠着废屋的遮掩,于斌几人的行动并没有引起阿鲁高的注意,当然,此时的阿鲁高也没有那个精力来关注百多米之外的动静,他正一边咒骂着挖出这些大坑的家伙,一边用尽全力的逃走。



    可惜的是,将雷光他们累得半死,花费了足足好几个小时才完成的这些几乎遍布整个农场的大坑,还是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将阿鲁高足足拖延了数分钟的时间。



    这让追在阿鲁高后面的提贝斯特等人,得以顺利的赶了上来。



    这一刻,提贝斯特觉得这一切肯定是上天的安排,作为一个骑士,没有骑乘坐骑的情况下,移动速度是肯定比不上阿鲁高这个狼人的,但是在他回到营地简单的接受过治疗,马不停蹄的顺着玩家们找出来的密道追踪而来之后,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找到这个罪魁祸首。



    这个该死上一万遍的狼人竟然在这里碰上了陷阱,这真是老天开眼!



    由于阿鲁高的破坏,提贝斯特无需小心翼翼的防备地上的陷阱,只要一股脑的沿着阿鲁高开辟出来的路线前进就行,很快便追上了从一个大坑里跳出来的阿鲁高,当头一剑砍了过去。



    此时的阿鲁高,早已没有了之前在城墙上战斗时的游刃有余。之前之所以能够以传奇级的实力压着提贝斯特三人打,其实是因为他的体内被吞噬者芬鲁斯灌注了额外的暗影之力,暂时性的成为了狼王南杜斯的傀儡。换句话说,那个时候和提贝斯特三人战斗的狼人是控制着阿鲁高身体的南杜斯。



    但是因为皮耶尔的偷袭,打破了吞噬者芬鲁斯留在阿鲁高体内的禁制,再加上血神分身的出现,南杜斯不得不将全部的注意力投注到献祭场那边,这就使得阿鲁高成功的夺回了自己的身体,并且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逃跑。



    一开始,阿鲁高在离开密道之后,的确是想要往海岸线逃走的。哪里能够很容易的找到南海海盗用来藏匿物资船舶的秘密据点,他可以在那里修养身体,同时等待远征军离开银松森林。但于斌早已料到这一点,对于影牙城堡里的那条密道也是一清二楚,因为前世的玩家们在进攻影牙城堡的时候,就曾经发现过这条密道。因此于斌一早就让往事随风秘密的监视那条密道的出口,并且在阿鲁高出现之后,有意的留下阿鲁高逃跑的路线和防线。



    多亏了这个,之后沿着密道追上来的提贝斯特才不至于找不到阿鲁高,并且在往事随风有意识的引导下,迅速的锁定了阿鲁高所在的位置。



    不得已,阿鲁高只好更改路线,一路向北,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在自己身后追击的敌人并没有被他甩掉。在提贝斯特的追击之下,阿鲁高不知不觉的跑到了奥森农场这边。



    而现在,很显然,地上这些让他彻底的失去逃走希望的大坑,被阿鲁高当成了提贝斯特预留的后手,于是,面对着迎面而上的提贝斯特,阿鲁高也不得不再一次正面迎战。



    一声狼嚎,阿鲁高的双眼中,冷静渐渐被狂暴所代替,嗜血的**再次充斥他的脑海,一滴滴的口水开始从他的利齿中滴落。



    长剑和利爪不断的交击,无论是满怀怒火的提贝斯特,还是走投无路的阿鲁高,这一刻都放弃了防御,选择了一往无前的进攻。



    然而,此时的阿鲁高,已经不是身穿盔甲,手持长剑的提贝斯特的对手了,短短十来秒的时间,阿鲁高的身上就多了好几道伤口,引以为豪的皮毛和健壮的肌肉,无法阻挡提贝斯特手中的长剑。他毕竟是一个法师,单论战斗技巧,是根本无法和身为资深圣骑士的提贝斯特相比的。



    虽然阿鲁高也成功的给提贝斯特留下了无法抹去的伤痕,那道几乎把提贝斯特的左眼给划瞎的深可见骨的伤口,就是提贝斯特对阿鲁高造成伤害的代价。



    殷红的鲜血从眉骨的伤口上涌出,让提贝斯特的视线中染上了一丝血红,但是这丝毫不能动摇这位大骑士长的战意。



    相比之下,阿鲁高却不敢再这么打下去了,不但是因为在持久战上,作为狼人的他很明显不是提贝斯特这个光明骑士的对手,更因为他害怕之前那个差点将他杀死的传奇刺客此时正隐藏在一旁,随时准备刺出那致命的一击。



    喘了两口气之后,阿鲁高主动扑向提贝斯特,锋利的狼爪带着寒光,大张的巨口喷出一股股能熏得人直接晕阙的口气,仿佛要将提贝斯特给当场撕碎一样。



    可惜的是,这一切都是阿鲁高的演技,当提贝斯特毫不退缩的一个劈砍,带着神圣火焰的长剑重重的砍到阿鲁高的肩膀上的时候,早就等着这一刻的阿鲁高瞬间一个屈身,在空中完成了转向,双腿蹬在了提贝斯特的长剑上,拼着腿上多出两条深可见骨的伤口,借着提贝斯特的攻击,拉开了距离,然后四肢着地,飞一样的朝远处的森林跑去。



    被阿鲁高一阻,提贝斯特失去了先机,不得不在调整身形之后,也跟着阿鲁高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就在一人一狼离开这片荒芜的农场之后,一个身穿浅蓝色法袍的法师出现在了刚才阿鲁高迎战提贝斯特的位置,正是之前一直在提瑞斯法林地进行调查的达拉然**师梅尔甘尼斯。



    “是谁设置了这些玩意儿?”梅尔甘尼斯环视了一下周围,皱了皱眉头,然后立刻想起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继续跟在阿鲁高和提贝斯特身后而去。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