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5188_ 523 黄龙之死 为9000金钻加更-笔趣阁

时间:2020-12-28 18: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抚琴的人小说5188 523 黄龙之死 为9000金钻加更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原来这个青年就是闫玉山!

    黄龙前脚刚跟我说闫玉山提前回来了,后脚闫玉山就坐在了我车里的后排。我连他什么时候上车的都不知道,这就是黄阶中品的实力啊,实在可怕。闫玉山肯定是来杀我的,这是王海生的命令,在这密闭的空间里,我几乎没活路了。

    但我还是迅速冷静下来,闫玉山没有第一时间杀死我,说明这事还有斡旋的余地。

    我立刻换上了一副轻松的面孔,同时伸出手去,笑道:“原来你就是闫玉山啊,久仰你大名了,幸会幸会!我叫张龙,是周鸿昌的徒弟,将来也要加入杀手门的,以后也免不了你照顾!”

    我还是第一时间把老乞丐的名字给搬出来,希望老乞丐的名头能震住他。

    但闫玉山根本没握我手,低头看了一眼,说道:“你觉得你还有以后吗?”

    “……”

    这话还真让我没法接啊。

    看来老乞丐的名头是不行了,闫玉山铁了心要杀我。

    我猛地一拉车门,就往下跑!

    但是闫玉山一把就抓住了我的后领,我就好像一条被人勒住项圈的狗,已经完全动弹不了。

    闫玉山问:“你上哪去?”

    我苦笑着说:“车里有点闷,我开门透透气。”

    “哦,不着急的,一会儿让你好好透透。”

    我还不明白闫玉山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已经一把将我的手机夺了过去,我和莫鱼的通话还没挂断,莫鱼还在电话里说:“喂、喂、出什么事了?”

    闫玉山冲着话筒说道:“没事,我已经把张龙抓了,你们不用再准备了。我只针对他一个人,和你没有关系,就这样吧。”

    说完,闫玉山就把电话挂断了,还嬉笑地冲我说道:“其实我骗他的,怎么可能和他没关系呢,我把你干掉以后,马上带人过去灭了他们。这样一来,建邺和江宁,还有雨花台这三个城区就是我的了,再打隐杀组不就是轻而易举了吗?”

    王海生之前跟隐杀组的说过,这次只为私仇,只找我一个人,不为拿下另外三个城区,让隐杀组的放心,不要趁机挑事。

    但闫玉山显然不打算遵守承诺,他把这事看作一个机会,一个一举胜过隐杀组的机会。

    所以,陈不易之前的担心其实不无道理,这事说到底还是牵扯到了杀手门和隐杀组。我就像个香饽饽,闫玉山已经迫不及待地来咬一口了,王海生让他来灭了我简直正合他意。

    “真的要谢谢你啊。”闫玉山身子前倾,一手搂着我的脖子,一手翻着我的手机,“你这三个城区简直就是为我准备的,辛苦你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了,也不算是一无所得,起码给我做了踏脚石呀!”

    闫玉山得意的嘴脸让我看了觉得十分恶心。

    但他后面的话才让我『毛』骨悚然。

    “我提前回来的事可没几个人知道,我得看看是谁泄『露』了我的消息,身边竟然出了叛徒,这可不太好啊……”

    原来这就是闫玉山翻我手机的缘故,想看看是谁在通风报信。

    还好我做事比较谨慎,每次和黄龙打完电话,就会把通话记录删掉,就是防止这种情况发生,不然把黄龙都给害了。闫玉山翻来翻去,当然也没翻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叹着气说:“怪了,到底是谁给你报的信呢?”

    我当然不答话了。

    “别以为你不说,我就没办法啦。”

    闫玉山放下我的手机,拿出他自己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王老板,我回来了……嗯,麻烦你通知一下其他几人,让他们到延安路这边的一个工厂。对,这工厂挺大的,而且黑漆漆的没什么人,过来就看到了,就在靠近江宁区的这边……嗯,我和他们商量一下偷袭张龙的事,你让他们赶紧过来……不用带兄弟了,他们几个过来就行……好的,好的。”

    我转头看向路边,这里确实有个工厂,但应该是废了,一点光都没有。

    挂了电话以后,闫玉山也不说话,把他的手机收了起来,又拿着我的手机看。

    不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屏幕显示是黄龙打过来的。

    “你看,这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我的心里顿时一凉。

    闫玉山嘿嘿嘿地笑着,也没接黄龙的电话,就让它在一边响着。

    接着,闫玉山便『摸』出绳子把我绑了起来,将我丢在副驾驶座,接着开了车子,朝工厂大门驶去。但他开车还不好好开,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把我往车窗外面按,一边按还一边叫:“你不是要透气吗,现在透了没有?”

    闫玉山把车开得飞快,呼呼的风往我脸上灌。

    黄龙之前说他凶狠、毒辣,我看他是变态、神经。

    车子一路飞驰,很快闯进工厂大门。这果然是间废弃了的工厂,一栋栋厂房、大楼没有丁点光亮,院子里则荒草丛生,至少一人多高。在这,就能看出闫玉山有多变态了,他开着车在工厂的院子里疯狂转圈,还把油门踩到最底,“轰轰轰”的声音几乎震破耳膜。

    一边转圈还一边大笑,笑声回『荡』在整个工厂上空。

    我都不知道他一个人在瞎嗨什么,除了变态再想不到其他形容词了。

    关键是我的脑袋还在窗外杵着,他这一转,无数草根、枝叶往我的脸上扑,打得我脸生疼。

    不知转了多久,闫玉山终于把车停下来了,接着把我丢下了车。车子没有熄火,还在嗡嗡嗡地响着,车灯也把附近照得雪亮。这时我才看清楚了,原来闫玉山是把周围的草都轧平了,硬生生弄出来一块数十平米的空地。

    “攘外必先安内。”闫玉山站在我的身边,看着四周满意地说:“这个地方挺好,用来收拾叛徒、杀鸡儆猴最合适了。”

    这是要对付黄龙啊!

    我忍不住激动地说:“这事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就是看在我师父的份上,好心好意地提醒我而已!”

    “他在金陵,就必须得听我的。”闫玉山说:“他背着我做这样的事,就是死路一条!”

    “就是给我打了个电话,至于这样子吗?”

    “当然至于。”闫玉山叉着腰,看着工厂大门说道:“这就是我们杀手门的规矩,等级森严、尊卑有别,今天他背叛我,我就可以把他杀了,上面不仅不会罚我,还会表扬我呢。”

    “你们正和隐杀组争夺金陵城的地下统治权,正是用人的时候,怎么可以随便杀人!”

    “那没关系,杀手门什么都少,就是黄阶杀手最多,随时都能再调一个。”

    “……”

    显然,我是劝不动闫玉山了。

    我和黄龙仇也挺深,但他这几天老是帮我,要是让他因我而死的话,我心里肯定会过意不去的。

    “闫玉山,你别太过分了!”我咬牙切齿地说:“我师父可是周鸿昌,我让他收拾你!”

    闫玉山冷笑着,并不说话。

    “就算我师父不收拾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等我学了我师父的本事,第一个就要你的命!”

    闫玉山还是不说话。

    我没辙了,心里一团『乱』麻,心想自己被绑在这,也没人知道我在这里,想救都没法救。还有黄龙,他这一来就完蛋了,有什么法子救他吗?我这想脱离身上的绳子不难,可脱离之后又怎么样,不还是要被闫玉山给抓回来?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工厂大门那边突然传来引擎的轰鸣声,两辆丰田霸道冲进大门,朝着我们这边疾驰而来。

    闫玉山一动不动,抱着双臂看着这两辆车。

    不一会儿,两辆车便开了过来,接着苗懒、苗散从一辆车上下来,黄龙从另外一辆车上下来。

    “闫大哥,你回来啦!”

    “闫大哥,怎么跑这地方来了……”

    几人分别向闫玉山打着招呼,接着又同时看到了坐在闫玉山脚下的我。之前因为车灯晃眼,他们开车过来看不到人,只是依稀知道就在这里。

    “天,这不是张龙吗?”苗懒吃惊地说。

    “闫大哥,你好厉害,这就把张龙抓过来了?”苗散拍着大腿,冲闫玉山竖起了大拇指。

    黄龙在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他是怎么都想不明白我为啥会在这里。

    而我用尽浑身力气冲着黄龙喊道:“快走,闫玉山要杀你!”

    黄龙浑身一个激灵,突然明白过来什么,转身就想往车子里跑。

    但是哪里还来得及,闫玉山冲上去,瞬间追到黄龙身后,拔出钢刀就捅了过去。其实两人要打起来,黄龙就算不如闫玉山,也不至于败得这么快、这么惨,只能说是心理作用。

    刀尖从背后送入,从前胸穿出。

    这样的伤,除非特别好的运气,一般是死定了。

    “唰”的一下,闫玉山又把刀拔了出来。

    滴答、滴答。

    鲜血从黄龙的后背以及前胸渗出,点点滴滴落在地上。

    接着,黄龙的身子也“砰”的一声,重重倒在地上。

    “黄龙!”

    我大叫着,凄厉的吼声响彻整个工厂上空……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