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_ 第581章:面子-笔趣阁

时间:2020-12-28 15:5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盛世橘宝小说天干物燥起诉帝少 第581章:面子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邹降的气压,就连一边的林宇扬也能感觉到,宫睿煊猛然惊醒明白要出大事了。



    



    以前想见他他不来,现在不想见却来了。好死不死,偏偏这个时候最不该出现的人出来了,他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孩子,心里慌张的都表现在脸上。紧紧攥起了的小拳头。



    



    宫祁瞑眼神如冬天凛冽的寒风,毫无一点暖意,宫睿煊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如此......如此愤怒的他。



    



    宫睿煊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生气的他,如同即将喷发的冰山,面上冰冷,实际上里面早已沸腾。



    



    宫睿煊紧咬着下唇。



    



    “是你说不去的......”



    



    宫祁瞑并没有理他,而是直视林宇扬。



    



    林宇扬虽说在娱乐圈待了半辈子,气场自然是有的,但跟眼前这人相比,说实话,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什么时候宫宅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了?”他那充满英气的脸面若冷霜,散发着的低气压,可让宫睿煊喘不过来气。



    



    “是我让林宇扬哥哥来的,不怪他。”宫睿煊连忙维护林宇扬,他不想拖累别人,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个动作会让宫祁瞑更生气。



    



    因为一出生的变故,年纪小小,早已有了同龄人不该有的承担,同时这一点不知让以后的他化解了多少困难......



    



    “那就是怪你咯?”



    



    语气中毫无感情可言,他冷酷的模样是宫睿煊最害怕的,就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样。



    



    “祁瞑......”一旁的叶凝白不知如何是好。



    



    她明白为何宫祁瞑会如此生气的原因,同时也知道现在的宫睿煊是多么努力克制自己的颤抖。



    



    这一切也不过是因为她......



    



    叶凝白与站在一边面带尴尬的林宇扬对视了一眼,恰好刚好宫祁瞑抬起头看他们。



    



    林宇扬觉得那眼神如刀子般,一下下的插入心脏。



    



    “那个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这并不是逃避,这是识场面,虽然他对叶凝白对自己的感情心存侥幸,但是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夫妻,法定的夫妻,他,无权干涉。



    



    他知道待在这也没什么用,只会增加他们之间关系的偏激,还不如离开。



    



    在离开客厅房门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看向叶凝白的方向,叶凝白当然不瞎,看见后也没多作表达,只是礼貌性的微微一笑。



    



    即使有再多遗憾,她的心里也只有宫祁瞑一人,这样,已足矣。可她心之所想,宫祁瞑却一点也知道。



    



    见自己好不容易叫来的人离开,宫睿煊心里那个不舒服,加上和面前这个冷酷男人的对峙,一个没忍住,眼泪夺眶而出。



    



    “才不怪我呢......怪你......都怪你总不陪陪我,我......我也不想这样呐……可,可是......”宫睿煊泪珠如豆滴落,在他那可爱的脸上又多了几丝凄楚,说着还用小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



    



    对上那毫无感情波澜的眼神,宫睿煊顿时觉得自己有些无力。



    



    “每次都是这样......宫......宫祁瞑真的是个无情的爸爸!我,我最讨厌啦!”这还是宫睿煊第一次完整的说完他的名字,可见是真的认真了起来。



    



    说完宫睿煊便磕磕绊绊的跑走了,小手小脚,即使生气,也不失可爱。



    



    最后留下他们夫妻俩。



    



    “睿煊”叶凝白起身正想追过去,却像是想到了什么般,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宫祁瞑。她那明亮的眸子,宛如初见般,即使现在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也不失年轻的美丽,那些官场上浓妆艳抹的女人跟她相差太多了,这也是为什么即使不喜欢,也愿意让她在自己身边的原因。



    



    “你明天去么?”没有恳求,也没有期望,平淡无奇,像是在陈述一句话。



    



    宫祁瞑没有立刻回答也没有看向叶凝白。



    



    配上他那好看而又凌厉的面孔,深黑的眸子里酝酿着什么。



    



    叶凝白见此状也见怪不怪了,她已经习惯了。



    



    “你欠我们的,你永远也还不了”说着叹了一口气,说完便离开了。



    



    留宫祁瞑一人在这大且冷清的客厅,坐在真皮沙发上,又像是很久之前的那样......毫无生气......



    



    仰头,邹着他那好看的眉毛。仔细回忆刚刚他说的话。



    



    什么是无情?他无情?他要是无情也不会听到林宇扬来自己家后特地紧忙回家。



    



    他是吃醋了,醋意都要翻天了,凭什么,凭什么要让林宇扬这个人代替父亲这个地位,什么是‘叫那个爸爸都无所谓’是他执意叫爸爸,还是跟叶凝白有关系呢……



    



    可是好不容易回到的家,却没想到被宫睿煊这般说,这就叫无情?那真的应该看看这军队里的他。



    



    虽然这么想,但是看见自己的亲儿子因为自己而哭,不免心里会有些不舒服。



    



    他知道他本身最见不得叶凝白的泪水,这次可好,他又发现一个一哭就能让自己心抽搐的人。



    



    叶凝白走前对他说的话他也无一不听进去。



    



    ‘我欠你们这么多,我又何曾不知道呢?’



    



    那他,到底错在了哪里?



    



    “你叫宫睿煊吧,长得真好看呢”



    



    “嘿嘿嘿,因为我爸爸和妈妈都好看呀,所以生下的我也好看!”



    



    “哇,听说你爸爸是将军呢”



    



    “对呀”



    



    “真了不起”



    



    “那是”



    



    年纪轻轻,毫不知人性的险恶,只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说,去做。



    



    天真无邪,不是因为什么大打击而变,一点点的侵蚀,才是最致命的......



    



    “哎哎,你听说没,宫睿煊的爸爸好像因为意外死掉了哦”



    



    “啊?真的吗?我那时还很羡慕他有这么好的爸爸呢”



    



    “是啊是啊,不过现在已经成了没有爸爸的小孩了呢”



    



    “就是就是”



    



    “你们才没有爸爸呢!我爸爸才没有死掉”



    



    那是宫睿煊第一次动手打架,把那个说他的同学脸给抓花了。



    



    “可是电视上都说你爸爸死了呢,我们也没有见过他呢”同学也是不屈不挠。



    



    “没有就是没有,他只不过是出远门了而已,才没有死呢”



    



    “那你有见到他么?”



    



    “......没......没有......”



    



    察觉到自己言语的无力后再也忍不住了。



    



    说完,宫睿煊就哭了,他在那哭了好久,直到他听到了放学的铃声响起。



    



    那天回家叶凝白细心的发现了宫睿煊红红的眼眶,心疼的揉了揉他的脸。



    



    “爸......爸爸是不是不回来了……”



    



    “没有呐,爸爸一直都在,只不过是他太忙了......忙到忘记了我们,而已”



    



    “唔......可......可同学们都说我没了爸爸,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叶凝白扯出了个略显虚弱的微笑。



    



    “哪里会,他那么爱我们,怎么可能会不要我们呢?”



    



    她像是在对宫睿煊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那真的是一段无助的时光,被怀疑,被讽刺,年纪小,却早已体会了这种痛苦。



    



    校园里,家长们陆陆续续的到来,热热闹闹,男多大腹便便的商人,女多花枝招展的佳丽。



    



    学生多半是父母陪同,这是贵族学校,一般人读不起,来这的大多都是一些权贵,与其说是来参加学校的活动,不如说是用来社交的”



    



    开着车的叶凝白通过后望镜看着坐在位置上郁郁寡欢的宫睿煊,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妈妈,你说爸爸会来么?”



    



    宫睿煊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白皙的小手,小小年纪就学会了皱眉,皱的眉还与宫祁瞑有些许相似。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叶凝白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不过她当然是期望宫祁瞑能来,想着到学校的男男女女大多都成双成对,唯独她一人,心里的失落是肯定的......



    



    宫睿煊一想起那些嘲笑他的同学讽刺的表情,他就浑身难受。又想起他那木纳固执的父亲,他也是难受。他觉得再这么难受下去,他可以先老个一二十岁。



    



    这一定是最糟糕的一天了!一定是!



    



    然而,刚到校门在心里说完了这句话的宫睿煊,一下车,便看见对面有一个特别眼熟的车。



    



    叶凝白的车是纯白色的,而对面则是纯黑色的车,这......这不是宫祁瞑的么?!



    



    不出所料,在叶凝白下车后,对面的车主也下了车。



    



    披着他再熟悉不过的黑色镶金军服,有些褶皱,看来是太匆忙,没有打理。



    



    因为匆匆赶来的原因,染上了些风尘,原本应一丝不苟的发型如今被风吹的有些缭乱,不过却多了异于军队里规矩的温和。



    



    看到了他们母子俩,直接反映迈开了大长腿,走向他和叶凝白。



    



    叶凝白今天也精心打扮了,虽然她平时就已经很精致了。白色衬衫领,外面穿的是白色的女士西服,即显精练,又显成熟,大红色的口红完美的修饰了脸部的妆容。



    



    两人走在一起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男人无不赞同叶凝白的美貌,女人无不被宫祁瞑的颜容所折服,而最开心的还是属宫睿煊。



    



    左手牵妈,右手欠爸。



    



    享受着同学发来羡慕的目光,走进校园。



    



    收会刚刚说的话。



    



    今天,真是最完美的一天!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